博客首页  |  [王永航]首页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王永航  >  声援文章
林缘:一群让中共无可奈何的律师

22210

文/林缘

【新唐人2009年12月8日讯】「我们在国家、民族和整个人民面临公开的迫害和持续灾难的时候,我们是需要有人站出来说话的。」高智晟律师的这一 句感人肺腑的话,或许也道出了那些不顾个人安危、秉持正义的律师们的心声。在中国这片被中共污染的满目疮痍的土地上,能公开为法轮功学员发声,他所承担的 压力是常人难以想像的。

中共对法轮功已经迫害了十年有馀了,从其对法轮功的取缔,到其对坚定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无一不是违背法律和良心的, 甚至他们对律师事务所都施加了压力——「不能为法轮功辩护」。尽管如此,近些年来还是不断的有正义律师不顾个人安危、个人利益而坚持帮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们 作无罪辩护。由于中共对是法轮功的迫害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自然也就惧怕律师的介入,它们往往先采取威逼、恐吓,然后再绑架、酷刑、判刑等方式试图让这些 律师违背他们的职业道德和良心,从而配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然而这些伟大的法律职业者们,依然顽强的用他们的身躯捍卫着人类的基本权利。



图:大连正义律师王永航


大连正义律师王永航:「共产党是 地地道道的邪教,法轮大法是正法」

王永航,原辽宁乾均律师事务所律师,二零零七年起多次为法轮功修炼者提供法律援助。二零零八年五月因其妻子被上海警方非法关押一事,发表致胡、温的公开信, 指出以刑罚手段对待法轮功信仰者的违法性,要求当局立即改正自一九九九年来的错误判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信仰者。其后,他所在的律师所迫于压力 解除了与他的聘用关系,他的律师证亦被中共司法当局扣押至今。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六日,王永航律师为法轮功修炼者丛日旭作无罪辩护,再 次触怒中共。二零零九年七月四日,王永航律师被闯入家中的警察带走,此次非法抓捕行动据知情人反映,是北京周永康亲自下令。同时带走的还有王永航的妻子、 法轮功修炼者于晓艳。当时王年近八十岁的母亲也遭到粗暴执法、恐吓与惊吓。之后王永航被殴打致腿骨骨折,因治疗拖延,造成骨折错位,八月十日被送到中心医 院手术,国安警察在医院严密监视他,妻子要求探视被拒。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对正义律师王永航第二次非法开庭,从开庭到结束没用上半个小时,中共法庭非法宣判王永航七年徒刑。

走出法庭时,王永航律师手扶门框,不走,看到检察院的人对他们说:你们在违背着良心说话;等走出门外,王律师高呼:「共产党是地地道道的邪教,法轮大法是 正法。」

李和平律师:迫害法轮功是滥用公权力的犯罪行为

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一日,李和平律师在河北省石家庄新华区法院,为法轮功学员王三英做无罪辩护的过程中,指出了一个让旁听的人都感到震撼的事实:即使按中国 现行法律来看,修炼法轮功也是合法的。在近日接受明慧记者电话采访时,李和平律师進一步指出,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是对全人类良知的挑战,是滥用公权力的 犯罪行为。

李和平律师明确表明,他认为法轮功属于宗教信仰,是合法的:「既然中国的宪法上规定有宗教信仰自由,那么就是说,凡是和信仰有关的,比如传播信仰,做一些 和宗教信仰有关的活动,我认为都是不违法的。」

二 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下午,李和平律师被不明身份的人劫持六个小时,其间饱受凌辱毒打,劫匪威胁李和平要么「滚出北京」,要么「老老实实的做你的律师,不 要掺和一些事情」,并抢走电脑的移动硬盘和办公室钥匙,电脑硬盘也被完全格式化,丢失了大量的资料。作案手段与目的都强烈的暗示此次劫持是中共一手操纵。 李和平律师自己估计应该是和他关注高智晟律师有关, 而高智晟律师曾经三次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公开上书,曾多次被中共非法逮捕,关押,软禁,他全家人也曾长期被监禁中。

他认为法轮功受迫害 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的事情,而是对所有有良知的人的伤害:「这[对法轮功的迫害]严重的刺伤了人类的尊严。它的这种不公正是对所有的、有良知的人的一种伤 害。我觉得,如果一个律师还有一定的良心,还有一点做人的想法,或者说,还觉得人活着应该有一定的尊严,那么他们心里面都会有刺痛的感觉, 都希望尽快结束对法轮功的这种不公正对待,尽快结束这种大规模的违法行为。

李和平律师认为迫害法轮功是「滥用公权力的犯罪行为」。在学术文献中「公权力」被解释为:「国家或国家授权的公共团体对公民的命令强制权力。」



图:被誉为中国良心的高智晟律师

 

中国的良心——高智晟律师:他说:「我们在国家、民族和整个人民面临公开的迫害和持续灾难的时候,我们是需要有人站出来说话的。」

高智晟分别在零四年和零五年期间三次上书中国当局,陈述了法轮功人士合法权利没有得到保障、相关处罚不有依据程序、被剥夺司法求助的现况,并要求有关当局 改变这一现况。

高智晟所在的高智晟律师事务所,于零五年被中国当局勒令停业一年,在这段时间前后,中国当局派遣人员对其進行跟踪、限制人身自由。

零六年三月苏家屯事件(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曝光后,高智晟公开表示要参与调查苏家屯事件的真相。

零七年九月,长期被监视居住的高智晟被再次绑架,并遭受了多支电棍电击、殴打、烟熏眼睛、在头上撒尿、用牙签捅生殖器、饥饿等多种酷刑折磨,尽管如此,当 局避他写批判法轮功的悔过书时,他依然不违背良心。

这 次高智晟被连续不断地折磨了五十多天,他出来后在《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高智晟律师自述遭绑架经历》一文中这样描述:「而在这五十多天中间,还 发生了一些为人类政府记录史所不耻的肮脏过程,更能使人们看到,今天共产党的领导人,为了保卫非法的垄断权力,在反人性的恶行方面会走得多远!但这些肮脏 的过程我不愿再提及、或许会永远如是。在每次的折磨我的过程中,他们都会反覆威胁说,如果将来有一天,把这次的经历说出去,下次就会在我的妻子,孩子面前 折磨我。大个子每一次都抓住我的头发告诉我:「把这次的事说出去了,你丫的死期就到了,几位大爷随时找你败火」。这样的警告不知被重复了多少次。这些东西的心里也清楚,这样的残忍暴行并不十分伟大光荣正确。」

直至目前,高律师依然在被非法关押之中,具体情况尚无从得知。

正义律师层出不穷



部份为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的律师(左起):李苏滨、莫少平、郭国汀、江天勇、李和平

 

近 两年敢于为法轮功学员秉持正义的律师层出不穷。如李苏滨、莫少平、郭国汀、江天勇、张传利、兰志学、韩庆芳、韦良月(亦遭非法判刑)、李长明、郑恩宠等 等,无疑这些律师的出现确实让「无法无天」的当权者们有些难堪,甚至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也增加了难度。中共为了能够避免「招惹」这些坚韧不屈的律师,一方 面進行不通知被告家属的秘密审判,这样就可以不给家属请律师的机会,另一方面就是用各种流氓手段手段给律师施加压力,诸如恐吓、抄家、没收律师证、监视居 住、甚至進行人身攻击和非法判刑等等。

尽管如此,正义律师的数量并没有因为中共的流氓手段而减少,相反则逐年增加,我想这也是那些当权者所无奈的地方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