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王永航]首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王永航  >  声援文章
横河:谁在破坏法律实施

23596

【大纪元8月10日讯】(希望之声《横河评论》节目)横河: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横河。8月3日是《中国国家劳教节实施方案公民建议案》当中提议的第一次 网上劳教节。也有人说,作为节日应该是一个欢庆的,所以叫“劳教节”可能不太合适,建议把它叫做“劳教纪念日”。

在 线收听
下载收听

这个建议说,从2009年开始,每年的8月3日,也就是当年劳教制度颁布的那一天,全国放假一日。这一天人们不参加任何娱乐活动,用个人方式或者是举办各种 形式的集会,来缅怀被劳教制度迫害致死的同胞,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内容。这个建议案的发起人,都是些著名的律师和学者,就像有很多著名的人权律师、维权律 师,像谢燕益、刘巍、兰志学、李静林、李春富、唐吉田、张志强、李苏滨等等。

劳教制度,大家知道是中国特色的,是毛泽东时代的无产阶级专政 遗留下来的党的专政工具。从1957年实行以来,已经实行了半个多世纪了,到现在为止,既不是法律也不符合宪法,就是没有办法去废除。今天主要是想讨论一 个跟这个有一点关系的,就是中国当前的司法和律师所面临的问题。

在8月6日的时候,司法部部长吴爱英在全国司法厅局长座谈会上表示,要进一 步加强律师的教育管理,切实做好律师代理敏感案件和群体事件的指导工作,要教育引导广大律师,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忠诚履行律师职责和使命。另外,她 还强调要坚持党的领导,要保证律师工作的正确政治方向等等。

我们从中国大陆出来的人,都听惯了这一类的话,很少去对它进行分析。其实在英语 当中有一个词,是非常合适的描述这种现象的,这种表达方式的,叫做 “OXYMORON”在中文里它的意思,相当于一个叫做“矛盾表述”。我记得小时候,有这么一首儿歌,它的歌词内容是“年轻的老头,飞快的钝刀,聪明的傻 子。”就这一类的,我想各地都有类似的儿歌。它就是把这个完全矛盾的两个东西放在一起,来描述同一个事情。

我觉得这个吴爱英在全国司法厅局 长座谈会上的讲话,是典型的这种表述方式。你看她前面提到了,要加强律师队伍的管理,要讲政治,要叫他们顾大局,而且还特别讲到要做好代理敏感案件和群体 事件的指导工作。也就是说,要党全面的管律师打官司的事情。紧跟着她就来一句,叫做忠诚履行律师职责使命。律师要履行职责使命,就不能按照前面的这个讲政 治;听党的话来做好指导工作,他就不可能履行职责使命。

另外,她后面又强调说,要坚持党的领导,保证律师工作的正确政治方向。她紧跟着说, 要健全律师执业准入,执业状况评价和执业奖惩机制。那么这一段话,实际上强调的是对律师的惩罚。就是如果律师不能保证正确的政治方向的话,通过执业准入, 就是让不让你执业,你执业的评价好不好,是不是按照共产党的标准了,执业的律师奖惩机制,用这种方式来限制律师来履行他们的职责。

但是她紧 跟着又说了一句,加强律师执业权利保障。你看前面说的这一段,完全都是加强党对律师的控制,甚至用剥夺别人执业权利的方式,来保证党的领导的。紧跟着又说 了,加强执业权利保障。所以她在同一段话里面,说出了完全矛盾的,要按照她所指导的去做,就不可能来保障律师的权益。这就是我的这个感觉,就是吴爱英在全 国司法厅局长会议上所有的讲话,都是在同一句句子里面,表达了相当的矛盾。

那么这个矛盾实际上就是体现在当前中国的司法界,所面临的一个非 常尴尬的一种境地。也就是说,一方面中共想做出一个依法办事的假象,让国际社会或者是让中国的普通民众认为,中共是讲法律的,什么都是依法办事的。但是另 外一方面,它又不敢让中国的法律真正能够在中国实施。所以就要用很多规定,红头文件、政治运动、领导讲话,来否定法律的实施。这个在最近一段时间,特别体 现在当前中国维权律师所面临的困境。

这个困境主要是来自中共方面的干扰和压力,它们主要的用哪些作法来干扰律师在中国推行及按照法律来办事 呢?第一个就是注销律师的执照。北京市司法局在7月9日,注销了张庆泰等53名律师的律师执业证书。它的理由是,这些律师没有进行北京市律师协会的会员登 记。在这里面就包括了著名的维权律师江天勇。有意思的是,北京司法局在取消53名律师的执业证书的文件上面是特别注明了,这些人律师考核通过不予注册。也 就是说,是没有理由的,他们的所有的考试都通过了,但是司法局就不让他们注册。同时北京司法局还对24名在当地注册的律师,发出了不再延续律师注册登记的 通知。收到通知的律师,就包括也是著名的维权律师李和平、黎雄兵等等这些人。

第二种方式就是通过律师协会加盖年检章,就是在律师的律师证上 面盖上通过和不通过的年检章,不通过的,就按北京律师协会的规定,不能够再担任律师了。那么它这个程序是不合法的,所以后来就出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就 是有律师到法庭去辩护。上法庭之前,法庭就检查他的律师证,发现律师证上有律协盖的章,法庭居然就不承认,说律师协会没有权力在律师证上盖章。也就是说北 京律协所做的这一件事情,在整个的法律系统是不被承认的,但是它仍然是这么做了。

第三种手段就是,让律师不能够继续他们的执照的,是一些技 术上的原因。但是这些技术上的原因,是当局一手制造出来的。在5月下旬,美联社曾经报导过,在过去几周,中国当局至少和九家律师事务所的高层,进行了面谈 或者是通电话。它干什么呢?它说强烈劝告这些律师事务所,不要为某些律师申请延续执照,或者让这些律师事务所去递交不完全的申请书,以便让当局以技术理由 予以拒绝。也就是说,当我们听到对于某些律师的惩罚是由于技术理由的话,我们有百分之百的理由相信,这些技术理由是当局设计出来,强迫提供这些技术理由的 部门去这样做的。这个在国际上都已经广泛报导了。

当然还有更赤裸裸的,像殴打律师。在4月13日的时候,北京律师程海到四川成都,为在监狱 中的法轮功学员陶渊办理病重保外就医的案子,和陶渊的母亲见面,就被当地的综治办的人员殴打。综治办是一个什么机构?综治办是综治委的办公室。“综治委” 是社会安全综合治理委员会的简称,是中共中央的一个机构。委员会的主任就是中共中央政法委的书记,也就是说综治委就是中共这个系统来管理司法界,跟法律有 关的各个部门的这么一个机构。就是由这么一个机构的人员来殴打一个到当地去办案的律师。

一个月以后,5月13日的时候,北京律师李春富和张 凯在重庆江津,就法轮功学员江锡清在劳教所突然死亡的事件会见当事人的时候,被重庆江津的610、国保和派出所警察非法拘留殴打。这两个事件到现在为止既 没有调查,也没有处理。

这些参与殴打的人都是司法界的,而且是在党的政法委的领导下的那些嫡系的,像610是嫡系的,综治委是嫡系的,国保 是嫡系的,都是中共在司法部门的嫡系,专门来迫害人权的。它自家人当然不会去调查自家人,更不会处理。

再有一种做法就是强迫律师事务所停 业,比如说北京的安汇事务所,它有很多维权律师。当时北京市司法局是不让安汇律师事务所通过年检的,对当时安汇事务所提出的4个问题,要求他们整改的问题 是刘桂桃律师代理的重庆农民群体案,说是没有向司法局汇报;另外一个律师代理的一个劳动争议仲裁案,也没有向司法局汇报;第三个是程海和唐吉田律师代理法 轮功的案子,没有向司法局汇报;最后一个是安汇事务所的这些律师们,不应该去呼吁参加律协的直选。

我们看一下上面所说的4条都是律师的基本 权利,实际上就是律师的职责,要律师干什么的?律师就是帮客户打官司的,而它这里却说所有的官司都没有向司法局汇报。本来就是律师的职责,不是司法局的职 责,司法局是不管打官司的。而律师履行他们自己日常的正常工作,居然变成了犯罪,在任何国家,这些律师都被人称为是兢兢业业的律师,而在中国却成了罪行。 就是连律师事务所都要跟着受惩罚。而且不仅如此,当安汇事务所按照司法局的要求整改了以后,被通过以后,仍然当局不放他们过门,挨个挨个通知律师把他们赶 走,把他们转到其他的律师事务所去,一定要把安汇律师事务所给关门,它们才满意。因为安汇律师事务所对很多维权律师特别照顾,而且参加了很多维权的打官司 的案子。

在法庭它又无视法律,执法犯法。就在6月25日的时候,在丹东市对3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之前,这个法院的副院长就找到了律师,提 出了三条原则。第一、是不准对法轮功的性质进行辩护,第二、不能做无罪辩护,只能做有罪辩护。你看一个法庭居然对律师提出来只能做有罪辩护。法院应该是仲 裁,因为它是在被告和原告之间做仲裁的,结果在法庭做仲裁之前就已经事先把人家定罪了,而且还不能让律师有不同的意见,就只能做有罪辩护。第三、只能对证 据的情况进行辩护。也就是说在一些细节上,在一 些枝节问题上进行辩护。这个副院长在律师问他把法律文件拿出来的时候,他居然说没有,是上面的意思。当然后来这个案子,2名法轮功学员被判了7年,另外一 位被判了3年。

问题是什么呢?我们知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纽伦堡审判的时候,对很多纳粹的战犯进行了审判;在柏林墙倒了以后,对前东 德的军人,就是枪杀从东德逃往西德的公民的这些士兵的审判当中,被审判者都提出来了他们是服从命令,但是无论是纽伦堡审判,还是对前东德军人的审判,服从 命令都不是推卸责任的理由,都没有被法庭接受,更不要说这些法官,他连他服从什么命令都拿不出来,更不要说把法律拿出来了,所以将来他们一定要个人来承担 这些罪责的。

最后我们还谈一下律师被任意拘捕。在7月份发生了多起律师被非法拘捕的案子。这些律师的特征都是曾经或者正在为法轮功学员进行 辩护。

7月2日上午,济南舜天律师事务所的专职律师刘如平,在自己所住的楼下被非法绑架。参加绑架的是济南市公安局、济南市长青区公安局, 和长青区的610办公室。

7月4日大连的人权律师王永航被当地国保秘密抓捕。王永航曾经给中共领导写过信,就是关于迫害法轮功是违反中国的法律的,是犯了错误的,希望当局能够纠正错误,后来还为一些法轮功学员做过辩护。到今天为止,当局还是以国家机密为理由,不允许家人去探视。

确实迫害法轮功是一个国家机密,因为它不敢把它公开出来,一公开出来,它就是既违反了中国的宪法,也违反了中国的法律,所以它偷偷摸摸进行的,从开始迫害的 第一天开始就是偷偷摸摸进行的。早在迫害刚刚开始的时候,就有石家庄市的2名法轮功学员,由于把迫害的文件披露出来而被判刑,是泄漏国家机密罪。所以它们 确实是长期以来把它作为国家机密的,因为它不敢拿出来给人看。

7月8日的时候,山东平度市天正平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王平也遭到了当地警方的非 法绑架,原因和王永航是一样的。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就是说吴爱英在讲话中所谈到的正确的政治方向,她的具体到什么地方呢?具体落实到了所 谓敏感案件和群体性事件上。我们看一看就是被律师协会和北京司法局取消执业资格的律师,他们参加的都是些什么案子。大部分的律师都参与了这些案子:三鹿毒 奶粉的事件,四川大地震校舍倒塌的维权辩护,失地农民的维权事件,城市居民拆迁的维权,或者是要求直选律师协会,或者是脱离中共所掌控的律师协会,或者是 担任其他维权案件的辩护律师。

这个在北京律协考核不合格的理由就说得很清楚。北京律协的考核不合格的理由就有包括参与推动北京律协直选,办 理政治敏感案件,办理群体性公义案件,案件辩护意见没有讨论批报等等,这就是北京律协所拿出的理由。律协应该是维护律师权益的,它却站在共产党方面,还不 是站在法律这一边,是站在共产党的内部文件的这一边来帮助压制律师。

这里特别需要指出的呢是法轮功的案子,在北京律协没有通过年检公布出来 的18名维权律师当中,有15名曾经为法轮功学员做过无罪辩护,有的还担任过多起案子的辩护,所以律协实际上在这里一方面是压制了维权律师,一方面又加紧 迫害了这些维权律师所代理的,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普通的中国公民。

那么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司法部的权威实际上是被低层的司 法局,或者是律师协会公开挑战了,但是司法部居然是一声不吭,所以也许说公开挑战不是很合适,而是司法部和下面的律师协会在唱双簧,目的都是一个,就是在 司法部门贯彻共产党的政策。

为什么说司法部的权威被公然挑战了呢?司法部在2008年7月18日的时候颁布过一个叫作《律师执业管理办法》 和一个《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在这个管理办法当中它正式废除了律师年检注册制度,以前是由司法局司法部门来对律师进行年检注册的。2008年废除了以 后,也就是2009年本来是不需要年检的,但是北京律师协会却发了一个通知,把正式的律师年检注册改为登记,所以是越权了,北京律师协会是没有权力的,而 且它无视司法部关于具体年度检查考核办法,是由司法部规定的原则,却自己做了规定,说是没有通过考核的律师要注销律师证,取消执业资格,这是律师协会越 权,而且直接挑战了司法部的权威,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

一般来说在中国大陆是属于中共统治高度集权的,在这种高度集权的统治下,下级部 门,特别是像律协这样子的非统治集团的,律协不要以为自己跟着共产党走就是统治集团了,它实际上是连外围组织都算不上。这种外围的组织,它根本就不可能对 在中共的统治体系里面像司法部这样的部门进行挑战。除非是司法部直接给它授权,就是说我明的把它取消了,你暗的把它再竖起来,也就是说由司法部出面让底下 的律协来公开挑战它的权威,一唱一和的去完成政治任务。但是这样就带来了一个后果,实际上就是司法部是“令不行,禁不止”,当然是它自己授意这么搞的,但 是实际上在一个正常的社会,在一个真正的有执政意识的一个统治集团来说的话,是要尽量避免,是不敢这样做的。那就说明中共到现在为止,内心深处知道自己不 是一个正常的统治集团,它自己没有合法性,所以它在做事情的时候,它不仅是责怪别人不承认它的合法性,就是它自己也不承认它自己执政的合法性。

这个严格的讲起来也不是很奇怪的。就像这次讲话的吴爱英,吴爱英本人她是个什么背景?她从当公社书记一步步爬上来的,在山东省委当副书记的时候,她是主管政 法工作,也就是中共管司法的代表,同时她还负责山东省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所以她在山东省当党的副书记的时候,她的专职就是专门破坏法律的。

她本人也不懂法律,居然担任司法部长这么久,现在还是中央党校法学的在职研究生,也就是说她是在当了司法部长以后才开始补习法律。一个还正在学习法律的人居 然当了司法部长,而且给全国的司法部门,包括律师在内,去教人家怎么样去守法。谁能说中国的政治不领先世界!这种事件绝对在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例。这样的 人,当然她个人不一定,但是她在这个位子上,她自己的经历,她在党内的位置,她关心的当然不会是如何实现司法的公正,她所关心的一定是如何贯彻中共的政 策,如何能够把律师完全置于党的控制之下。

就像她讲话所提到的,说是要实现党组织和党的工作对律师行业的全覆盖。那么在这里头它们还介绍了 在中国大陆1.4万多家律师事务所当中,建立党支部多少,建立联合党支部多少,对没有党员的律师事务所全都派了指导员,或者联络员,说是提前实现了党的组 织和党的工作对律师行业的全覆盖。也就说它们更关注的是共产党如何去干涉司法,如何去干扰律师独立的办案,以确保共产党的政策能够在各个起诉案子当中都得 到保障,而不是民众的利益,而不是法律得到公正。

国际上也出现了比较强烈的反应,国际特赦组织已经就北京司法局注销律师执业证书发表了声 明。另外,曾经在里根和老布什时代担任过检查总长的桑伯格上个月28日在纽约时报写了一篇文章,叫作《中国被刁难的维权律师》。他认为中国的维权律师正在 遭到中共的拘捕、迫害、骚扰、吊销执照、暴力攻击,处境十分危急,所以他呼吁全球共同关注和援助。除了提到刚才所说的律师被注销执业证书以外,他还提到7 月13日北京司法局有个指示,对于替新疆事件当中维吾尔族人进行辩护的律师,必须要接受主管当局的监控,和官方控制的律师协会的指令。

7月17日中共官方还以没有注册为理由关闭了公盟法律研究中心。公盟法律中心实际上是一个非营利组织,但是中共当局故意不让他们进行非营利组织的注册,所以硬 要把他注册成公司,像这种组织在全世界都不用交税的,居然它以偷税为名关闭了这个公盟法律研究中心,还把公盟法律研究中心的负责人给抓起来了。

为什么要在现在,中共特别在现在要加强对维权律师的压制迫害呢?我认为是因为维权律师在他们最近一段时间对各种案子的辩护的过程当中,把中共无视法律和违反 法律的事情赤裸裸的给暴露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所以中共就恼羞成怒。另外今年的维稳工作第三阶段,也就从8月份开始是中共夺权60周年。从中共来说的 话,它进入中国大陆,统治60年了,应该是它们庆祝的这个时间,结果它们的所作所为看起来,它们也并不高兴,而且也没有什么可庆祝的,而是草木皆兵,四面 楚歌。我觉得中共现在的表现正是中共今天它的处境的实实在在的写照。好,今天就跟大家讨论到这里,谢谢大家。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