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王永航]首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王永航  >  司法聚焦
宇心:李庄蒙难,最该震醒的是13万中国律师

23774

【大纪元1月17日讯】李庄被极速地判刑,使得全国13万律师人人自危,更让全体中国人领教了中共政治专横对于法律的肆意践踏,让人感受到周身上下透彻的 政治严寒。

其实李庄案再简单不过。李庄案不是个法律问题,纯粹是个政治问题,说白了就是政治迫害。李庄没搞什么政治,为什么说是政治迫害? 因为李庄妨碍了薄红后顺利地开展为了自己“政治进步”所进行的“打黑斗争”,无意中撞到了政治,所以要“办他”。不就一个律师吗?有钱又如何?一个会议, 一句话就定下了他的罪,中共的天下,简单至极!从根本上讲,与其说薄红后从来没将李庄和他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放在眼里,不如说从来没将法律放在眼里。法律是 什么?法律是党可以念动权力的咒语,随意祭起挥舞打人杀人的狼牙棒!

共产党从来不讲法律,只讲政治斗争。有人说中共近些年改善了许多,李庄 案是个倒退。不!中共本质上从未改变,改变的只有伪装,法律就是它政治斗争的华丽伪装。目前的中共,臭名昭著的“革命”已经不再作为口号挂在嘴边,但其革 命的基因一点没变,其斗争的本性变本加厉,名目是依法治国,实质还是革命斗争式的政治独裁。“党领导人民制定法律,党在法律的范围内活动”,自己制定法律,自己“遵守”法律,自己解释法律,自己运用法律,这种人类历史上的奇谈怪论竟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法制社会。滥用法律体现中所有事物中。它们内斗中落马 的人,不是用政治名目治罪,而是以贪污“法办”。其实都是政治斗争的失败者。外部斗争更是如此。社会生活中许多重要“案件”都是中共的党委、政法委先定好罪,再交由公安、法院、检察院去“执行”。凌驾法律之上的党,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遵守法律,法律在百姓就是个不能逾越的圈,在党就是一条打人的棍子。毛的 “无法无天”是最好的心理独白。无怪李庄所服务的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傅洋的父亲彭真,当年在面对中共权力高于一切,而自己呼吁法律遭遇空前难题时感叹:“权 大还是法大,有时我也不知道。”这种不讲政治的回答,恰恰击中中共的七寸。

沉默换不来宁静,律师界没有政治真空,驼鸟政策照样会引祸上身。 其实,学法律的律师们何尝不知法律的基本要义,怎能不明白中共周而复始地践踏法律的恶行?只是慑于它的强大,采取了沉默和政治绥靖政策。许多案件,律师们 明知当局不合法,也忍了。明知当局曲解法律、强奸法律,也默认了。正常的法律官司,得靠送礼去解决、摆平。这一再的退让,并没换来个人的安全,毕竟律师群 体有自己的良知,秉承着人间的道义,对中共的胡作非为,律师们怨气塞胸。李庄案是对全体中国律师的集体处罚和杀一儆百,中共乐见李庄判刑,就是要通过这种 敲山震虎来消灭中国律师的良知,打掉中国律师对当局说不的勇气,破坏人们法制社会接轨的法律意识,来维护其苟延残喘的政治统治。

李庄案中最 该反思和惊醒的应该是中国13万律师群体。“中国的良心”、人权律师高智晟说:“我们在国家、民族和整个人民面临公开的迫害和持续灾难的时候,是需要有人 站出来说话的。”律师谢燕益彻底认清了中共的政治和法律现状:“我们的权利不要指望任何一个官家权贵,法制已经濒临死亡,一次一次惨痛的血淋淋的现实让公 民意识到这个权利没有治衡,法制荡然无存,应靠大家觉醒和反思。”我们无从考证薄红后与彭真后代之间有无太子间的政治械斗,但此案毫无疑问是中共政治运作 的结果。中共的政治斗争、政治迫害已经渗透到所有领域、所有事件、一切事物中,而且披上一件法律的合法外衣。迫害民主人士不再是露骨的所谓“反革命罪”, 代之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迫害信仰自由有个“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迫害上访人员,可以是“破坏公共秩序罪”;李庄是“伪证罪”。可以想见,如果自 焚的唐福珍没死成,没造成重大自伤,她的罪名肯定是“干扰执行公务”之类的罪。一切中共想办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李庄本身不想搞政治,也不是薄红后与 李庄有仇,而是治他罪的人是政治嫖客,正热血沸腾,忽遇一人绊脚,李庄能不倒楣?

我想起一位律师说过的一件事。2002年他的一个朋友坐豪 华大巴进京,不仅要有单位证明,一上车还有两个警察让他们骂法轮功。朋友是一位正直的人,说“我不了解他们,与他们也无冤无仇,为什么要骂?”结果差点被 警察逮捕。与朋友类似,这位律师也曾经因为想帮一位法轮功修炼者作无罪辩护而差点丧失律师资格。但他在权势面前退却了,并为此经常痛心疾首。好在目前在中 国大陆,越来越多的律师明白了事实真相,能够敢于挺起腰板为正义呼号,为法轮功在内的弱势群体辩护,对中共说不。更多的律师不再沉默,为普通民众的信仰自 由、为农民失地、居民失房和无数屈死的灵魂维权、奔波、呼号:郑恩宠、许志永、刘晓原、王永航、李苏滨、莫少平、郭国汀、江天勇……他们用正义之举书写着 人间的公义。

权力再邪恶也不可怕,因为它与人类正义背道而驰,必定灭亡。律师们,你的对中共组织的退出,你对中共的权威的冷眉相对,你对中 共日薄西山、气数渐尽的围观,就是对未来民主社会最好的贡献,就是对中共最好的宣战!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