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王永航]首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王永航  >  司法聚焦
律师“吊照门”再曝隐情 听证会首交未果

24193

北京律师唐吉田(右)(大纪元)和律师刘巍(左),因为为法轮功案件辩护遭到中共当局吊销律师执照。

【大纪元4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4月22日中国维权律师唐吉田和刘巍被吊销执照的听证会在北京司法局举行,当局如临大敌,场外冒雨参加声援民众遭到警方强行驱赶、扣押。律师被要求不得参与听证会和作为代理律师出席听证。除了安排当局相关的人外,拒绝所有关心此案的律师和民众出席旁听。听证会内当局也安排人全程录像。律师要求复印听证材料遭到拒绝。听证结果预计这个月底或者下个月初。


中国维权律师唐吉田和刘巍被吊销执照的听证会在北京司法局举行,当局如临大敌,场外冒雨参加声援民众遭到警方强行驱赶、扣押。(大纪元)

唐吉田与刘巍二律师因为代理法轮功案时,抗议法庭审理不公因而退庭,进而遭到司法局打压,受到吊销律师执业证书的处罚,民间俗称“吊照门”事件。“吊照门”背后,律师质疑司法局选择法轮功学员案,实际上还是利用它多年的对这个群体的妖魔化,来为他们违法的决定进行背书、买单。可能还涉及司法局职业报复,二年前唐刘二律师参与了举报司法局官员犯罪及要求律协直选。

听证会上辩护律师认为唐刘二律师退庭,是在法院没有公平正义、法官违法在先的情况下一种无奈的选择,实际上是在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不仅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维护了律师的职业形象,更是对法院权威的一种保护。

北京司法局戒备森严 场内旁听特殊任务者占据

唐刘二律师被吊销律师执照的听证会,从上午的九点四十一直到下午接近一点半才结束。当事人唐吉田律师事后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介绍了当天的情况。他表示有一部份是喜,大部份是忧。他说:“至少是司法局法制处的工作人员作为听证会的主持人,还是基本上按照程序来做事。但是在这个法制处之外的一些人员,他们做了很多违法的事情,比如说大量的人被限制在家不能前来旁听;来的人又被强行带走,一些人受到了威胁,无法来到现场。现场的警戒线范围是非常大。”据悉至少20多人被带离现场。

唐律师认为听证会现场准备的角度有很多问题,他说:“除了个别认识的之外,很多人都是不认识的。这些人某种程度上是带着特殊任务的,或者是与我们这个事情不是特别有关系的人,所有真正关心我们事情的人一个也没有进去,既不让媒体朋友进去,也不让我们其他同行进去,更不让外国一些人权领域的人士实地去旁听,都不让。”

二名辩护律师被阻代理出席听证会

唐律师表示刘巍律师的代理律师苏士轩律师,他们事务所据说是当地司法厅接到司法部的命令不许律师出席听证会,他被告知不能参加该听证代理立即赶回去,迫于无奈他于听证会的当天早上返回东北。

他介绍另一位出席听证会的代理律师杨支柱,也受到了压力,但他顶住了这个压力。照旧出席。还有一位代理律师李苏滨被警察看住在家里,也出席不了听证会。

律师要求听证主持人回避遭拒绝

据介绍听证会从上午的九点四十一直到下午一点半左右,算是听论会里比较长的。唐刘二律师在听证一开始,曾经提出要求听证主持人回避但遭到拒绝。唐律师说:“我们认为它整个机关都和我们有利害关系,那这样进行听证没有任何意义,他们听证会终止了三分钟左右,最后他说他们机关的负责人不同意我们的回避请求,继续进行听证。

辩护律师:“退庭”是一种权利 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


张树义律师、杨金柱律师、滕彪三位律师作为律师“吊照门”案的辩护律师出席了听证会。唐吉田律师介绍了辩护律师在听证会上的主要观点,他说:“辩护律师认为退庭是在法院没有任何中立和公正、法官违法在先的情况下,一种迫于无奈的选择,也是我们一种权利。我们这样做不仅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至少不会帮助法院去进一步侵犯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维护了我们作为律师的一种职业形象,更是对法院权威的一种保护。而且我们这样做实际上是在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

“如果我们配合法院那种演戏和做它的木偶和它一样的去当道具,这是对当事人利益的最大侵犯,也是对我们自身职责的违反,对法律的亵渎,所以说退庭是我们的一种权利。而且我们是以和平的方式,我们当时把书面的辩护意见也交到了书记员那里,我们没有任何拒绝辩护的、侵犯当事人的权利和人为的破坏法庭的想法和行动。那么当事人及其家属对我们坚持法律原则的行为是认可的、有好评的,所以他说我们不履行辩护人的职责,实际上是他们信口雌黄。”

“听证会调查人蓄意歪曲 拒不给复印听证材料”

唐律师听证会的对他们进行调查的二个人是在给别人当工具、木偶,他说:“具体进行过程当中,律师管理处这两个调查的人,不讲事实、法律,就是按照自己对事实的这种虚构、对法律的那种蓄意歪曲来发表意见。这实际上就说明他们要对我们做出行政处罚,他根本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司法局有些人员,也和汝州法院那些人员一样给人当工具和木偶。”

他还披露这两位调查人在听证会上试图影响主持人,打乱三位辩护律师发言。

他表示听证会结束,要求复印听证材料,司法局律管处处长萧骊珠积极纵容、鼓励朱陈这二个调查人,拒不给他们复印,也不说明理由。当他们因此和那两个调查人交涉时,肖处长非常积极的去怂恿听证会期间拍摄的人再度开始对他们进行密集的摄像。

借法轮功案打压 不排除司法局职业报复

唐律师还表示看上去这是对他们两个人的处罚,但实际这是近年来对大陆敢于坚持法律,敢捍卫人权的律师整体打压的一部份,实际这就是唇亡齿寒。他进一步分析说:“它选择这种法轮功学员案件,实际上是利用他多年对人群的妖魔化,好贬低我们。让社会对我们进行负面的评价,然后为他们违法的决定进行背书,或者是让他们违法的决定买单。”

他还表示这不排除有一些职业报复的因素,他说:“包括我们当年要求律师协会进行直接选举啊,包括要律师能够有自主权,包括司法局律师协会涉嫌违法人员进行问责,包括我们参与一些令违法的行政官员非常恼火的案件,举报了司法局的官员犯罪的事情。有些人还有目前在岗位上担任职务的,这些都是很可能利用手中权利对我们实施个人报复。只不过选了这个案子,做了一个策划而已。”

他估计本月底,下个月初将会有结果。他表示如果司法局一定要对他们作出吊销职业证书的司法决定的话,他们可能会采用行论复议、或者行政诉讼,各种途径和能调动起来的各种手段都会积极去尝试、利用。

 

http://epochtimes.com/gb/10/4/23/n2886274.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