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王永航]首页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王永航  >  司法聚焦
浴火凤凰 一名中国律师的“反思”

33130

【大纪元2011年09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安琪综合报导)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屡次为中国弱势团体争取权力,不断遭到当局的骚扰和打压。历经肉体上的关押、酷刑,精神上的羞辱、恫吓,甚至是洗脑的“反思”教育,在逐渐挣脱中共套在他身心上有形和无形的枷锁后,于不同场合道出其良知上“反思”的心路历程,义无反顾地决定继续走在为中国人维权的不归路上,描绘出“肉体可摧残,意志坚不可摧”的勇者画像。

挣脱恐惧的枷锁

江天勇律师于二月份遭当局非法逮捕,在胁迫下,江律师签下了8份让中共满意的保证书,随后于四月份获得释放。离开肉体上的监禁,沉寂数月之久的江于九月份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香港《南华早报》也刊载自家采访。报导说,江在2个月的关押中,隔离、酷刑、洗脑和恐吓成了他再熟悉不过的家常便饭。获释后,狱中经历的羞辱暴力和威胁恫吓如影随行,在江克服这些无以言表的恐惧后,勇敢面对媒体曝光中共恶行恶状。

这段遭遇带给江的一个重要启示,他强调:“当局威胁我不许说出来,但我还是要说出来。我要告诉他们,做过的事终究会被全世界知道,如果想要人们不知道,那么从一开始就不要做,今后再也不要做这样的事情。”

当局要我“反思”

媒体转述了江在监狱被迫接受所谓洗脑式的“挽救教育”。

在一日三餐的时间之余,江必须接受所谓的“反思”教育。按照当局的规定起床,喊报告,喊愿意接受政府教育。随后要背诵三首看守规定所谓爱国歌曲的歌词,有一点错就得从头再来。

江说:“在(监狱)里面(当局)要求你不断反思问题,不断问你问题,跟你‘聊天’,他们告诉你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尽管你认为不对,你也必须说是对的,还要你说出为什么是对的;你必须接受他们的看法,还要承认你的错误,你要不断悔过、写保证书等等,在里面受到种种威胁。”“我在那儿进行他们说的‘反思’时,我都觉得我可能会随时疯掉。”

尽管笼罩在当局胁迫反思的阴霾下,不过,这段洗脑适得其反;在江摆脱肉体和精神上的牢笼后,他更清楚地“反思”出中国当今的病源,以及自己责无旁贷的使命。

今年九月,江获颁总部位旧金山的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之“杰出民主人士奖”。未能亲临领奖的他道出中共最不乐见的“反思”感言:“在今年上半年那段‘反思问题’的日子里,我的确反思了:我究竟做了什么以致于我不得不‘反思问题’?我深知我既没有违反法律,也没有违反什么规定;我所做的事情无论是对于任何人还是对于我们的国家都是有益的,于我来说是使我良心安宁的。我的所作所为,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社会里都应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我,却因此被失踪、被凌辱。”

他更进一步说:“多少前辈终其一生也未能看到自由与民主在中国大陆实现……但是,我们别无选择,不管路有多长,都要走下去。曾有不少朋友尤其是媒体的朋友多次问起同样的问题:你的遭遇是否让你感到后悔?你是否会改变自己?我回答:我所作的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我的遭遇不是证明我做的错了;相反,我的遭遇恰恰证明现状必须改变!我无法想像我以及我孩子的未来就是这样一个没有自由的境地,我们必须为改变现状付出努力!”

藐视国家法律的“执法”单位

江的遭遇明显地说明着,他自始至终面对的是个藐视国家法律的执法单位。

身为律师的江天勇对媒体表示,收容审查的法律在中国已废除,因此这种审查实际上是不合法的。他对美国之音记者陈述:“在(监狱)里面没有任何法律可讲,一上来他们就告诉我,在那个地方‘得守他们的规矩’。”《南华早报》报导说,审讯者轻蔑地告知江,他们可以讲法,也可以不讲法,而他们获得“不需要依法行事”的允许。

在第二个晚上,江遭到严厉的拳打脚踢。他反问审讯者:“我是人,你也是人。为何你如此不人道?”对方盛怒之下,用力将他推倒在地并大声辱骂江说:“你才不是人”。

美国之音引述江的话说:“他们(当局)明确地告诉我,‘不要想得到什么手续,别想去看守所,更不要幻想到法庭,你别做梦’。”“他们极力强调这个地方没有法律,他们说了算,只有听他们才可能有出路。”

在江遭认定被洗脑成功且签下八份保证书后获得释放。不过,当局依然不放心地恫吓他说,假使他违反保证,他们可以“随时令他再度消失”,且扬言会监禁他的妻子以示惩罚。

江:我的遭遇算是幸运

江的遭遇来自于他的信念与行动触怒了中共当局的禁忌。

在江踏上为中国人维权之路前,他时时反身自问:“我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究竟能做什么?”“我渴望自由的生活,我强烈的希望我所有的同类都能如此的生活;只有民主的社会才有真正的自由;我愿意为民主和自由而努力。”

在这股信念驱使下,江担任律师并接连承接维权案例,如爱滋感染者的维权救助、山西黑砖窑案件、陕北油田案、广州太石村案、代理陈光诚案、高智晟案和胡佳案,以及捍卫基督徒、倡议民主人士和法轮功学员的权利等。

随后,各种形式的迫害就紧紧跟随着江——他的电话遭到监听,外出受到跟踪,被迫不断搬家,遭命令退出承办案件,律师执业证被注销,受到软禁与殴打,被迫失踪等等。而家人也遭到同样的骚扰与威胁。

在江2月份被禁锢的日子里,他常常想起交往的外国朋友,他慨叹道:“他们在他们的国家一边做着和我同类的事情,一边享受着生活。这个世界人与人为何有这么大的区别?”饱受中共摧残的江身心受到重创,不过回顾这段经历,江认为自己还算是幸运的一名。

《南华早报》报导说,在中国,其他倡议人权的活动家和异议份子的遭遇更是凄惨。报导举唐吉田和唐荆陵两位律师的下场为例,前者在拘禁期间受到阵阵寒流的吹袭,因此而染患肺结核;而后者遭强灌药物导致失去记忆。

江在得奖感言中沉痛地诉说着:“我的这些遭遇又算的了什么?为了民主与自由,有些朋友承受了或正在承受长期的牢狱之灾,有些朋友被以法制学习为名长期关在洗脑班身心俱被摧残,有些朋友被酷刑至今没有踪影;他们的遭遇之惨烈是我无法与之相比的。”

为中国人争取民主自由 我不孤独

中共当局如何阐释这些维权律师的境遇?

在“江天勇律师的维权之路”一文中,《中国人权双周刊》披露中共国保对江的谈话:“你的问题就是交友不慎,误入歧途。要不是交了陈光诚、李和平、滕彪这样的朋友,你不会有今天这样的遭遇。”

不以为然的江在感言中提道:“朋友们往往赞扬和鼓励我,他们说我的工作有价值、有意义。”“获得帮助的人即使问题本身没有真正解决,但他们往往明白产生问题的根源在何处,他们由绝望变得对未来有信心。”

在当局眼中“不听话”的江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不幸遭遇?

江对于获奖深感荣耀地表示:“看了历届的获奖者名单……,他们的事迹一直激励、影响着我;有些是我的至交,我以有这样的朋友、以我是他们的朋友感到自豪;还有一些获奖者我此前并不熟悉,但看到他们的简历、搜索与他们相关的事件和文章,我对他们崇敬有加;也有一些机构或组织,因做了大量促进中国人获取民主与自由的工作……也是这一奖项的获得者。因此,我的获奖使我的名字与他们的大名在一起,我深感荣幸。”

此外,江对于所有海内外人士关注中国民主和自由的发展,与他们所作的种种努力,明确地表示“很荣幸成为这些作出努力的人中的一员”。

事实上,这些中外人士展现的侠义相挺精神,正是孔子所言:“德不孤,必有邻”的最佳诠释。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9/27/n3384746.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